【暖医·1949-2019】“我不是超人”也有藏在口罩后的千面人生
发布时间:2019-08-24 发布者:文案编辑 来源:原创/投稿/转载

  我们看到了针尖游走,柳叶刀起,血脉连续,重焕生机;却常常不知道他们的名字,看不清他们的面庞。

  简洁利落的绿色手术衣,掩去悲喜的蓝口罩,这是麻醉医生的“战袍”,一年365天,一天多则长达十几二十个小时,天天如此。

  这里单调如斯,和时尚绝缘,却和生机有缘。仅露在外的那双沉静双眸里,窥见专注与温柔,总有一抹温润的光在闪耀。

  “作为麻醉科医生,最大的遗憾可能就是和美丽绝缘” 陈璟莉主任笑称,“一进手术室,再漂亮的美女都得遮得严严实实。一切配饰不能戴。”

  陈主任说起一件趣事,几年前,她和闺蜜一起买了同样一款鞋,闺蜜的早就穿坏丢掉了,她的还和新的一样。

  手术室里,没有时尚,但有一抹绿色在这里,守护着你在陌生的环境里安稳的睡去,安全的苏醒,守候着一个个稚嫩的新生命降临……

  这是眼科医生姚骏的午餐,也是很多医生的日常。匆匆的扒上几口,就要继续奔赴岗位。哪有时间去食不厌精?

  每到休息时,姚骏最快乐的事,就是为全家人精心烹制一顿晚餐。有时或拌上一份沙拉,有时或煎上一块牛排,以勺写诗,用铲作画,在刀锋砧板上演奏,酸甜咸辣间尽是精雕细琢的心意。

  可在工作时,这份精雕细琢只能用在对病人的诊疗里。显微镜下的手术,眼,手,脚,心跳,呼吸随意念而动。

  姚骏说,曾经做过一场5个多小时的手术,箍着头的头镜皮筋把脑袋后勒出了血肿大包,一直没察觉,直到手术做完才感觉疼,但比起让患者重见光明,这都不算什么。“我享受医生这个职业!”

  在家人朋友眼里,他是潮人/球迷/模范老公:爱时尚,爱追星,爱足球;活力四射俨然一位热血青年。

  在同事和患者眼里,他技术扎实,还是位被人称道的“热线医生”!他有一个习惯,除了睡觉的时间,一直都带着蓝牙耳机,以便随时接听拨打患者电话。

  能够玩转工作、生活、爱好是他最引以为傲的本领,拿得了手术刀,拍得了短视频,追得了演唱会,样样都做得好!

  有一次,说好陪妻子去看明星演唱会,虽然早已计划赴外省参加会议。为了不扫妻子兴,他悄悄退掉下午的动车票,换上当晚的绿皮车票,打算演唱会一结束就奔赴火车站。

  演唱会现场气氛热烈,可还没听几首歌,科室的电话打来,段鑫不得不钻进稍微安静的厕所,耐心倾听,又主动打了十几个电话和患者家属协调,等处理完,演唱会也快结束了。

  “这个主任好年轻,对病人有耐心,风度好,文质彬彬,跟绅士一样,关键手术还做得非常好”这是患者们对叶平公认的评价。

  叶平,35岁,武汉市中心医院心血管内科副主任,医院首届“青年马克思主义培养工程”学员。年纪轻轻的他已经是武汉房颤治疗领域的一枚“新星”。

热点推荐